CTRL+D快速收藏本网站,下次轻松访问!
广告
广告
·当前位置:主页 > 桂林之窗 > 健康 > 正文

北京卫计委:国家早已明确公立医院科室禁止外包

点击数: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6-05-11 16:09

  

疑为北京某三甲军队医院与“莆田系”公司合作开办“医学整形中心”的合同复印件。
疑为北京某三甲军队医院与“莆田系”公司合作开办“医学整形中心”的合同复印件。
昨日,武警北京二院加强安保,门口的保安挨个询问来者身份,只有患者和家属才可进入。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摄
  昨日,武警北京二院加强安保,门口的保安挨个询问来者身份,只有患者和家属才可进入。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摄

 

  新京报讯 “魏则西事件”引发公众对医院“科室外包”等现象的关注。昨天,北京市卫计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国家卫生行政部门早已明确要求,公立医院科室不能对外承包经营。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也发声明称,预计5月底完成对非公立医疗机构的“诚信信用”及“能力”评价体系。

  将严查科室外包行为,欢迎各界投诉

  北京市卫计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如市民发现在京的地方医疗机构存在科室外包行为,北京市卫计委将会严肃查处,也欢迎社会各界投诉。

  同时,针对涉事医院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以下简称武警北京二院)的管理权限,北京市卫计委相关负责人解释称,部队医院和地方医院是两套管理系 统,按照管理权限,北京市卫生计生委履行对属地内的地方医院的监管责任。而部队和武警系统则由其体系内的卫生行政部门进行管理。

  行业协会:建设民营医疗信用评价体系

  “魏则西事件”持续发酵。昨日,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发表公开声明称,正在推行非公立医疗机构信用评价体系建设,部分违法违规行为将被纳入信用评价指标体系。

  昨日,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在声明中表示,对于非公立医疗机构及其从业人员针对自身医疗技术进行广告宣传和向患者推介使用的行为,将协助国家有关卫生执法监督机构,加强信息收集和规范管理。

  其表示,正推行非公立医疗机构信用评价体系建设,上述违法违规行为将被纳入信用评价指标体系。 该协会相关负责人介绍,协会正在制定对非公立医疗机构的“诚信信用”及“能力”评价体系,预计5月底实行。先从协会的会员单位试点,随后逐渐铺开。

  公立医院的“特许经营”是否算作非公立医疗机构范畴,相关专家认为,目前,很难界定特许经营的模式,医疗机构的主体为公立医院,但却存在非独立的社会资本,仍为管理盲区。

  据了解,该协会目前有近2000家单位,包括非公立门诊及医院,均不是国家财政部投资,由民营资本、外资、混合资本等其他资本投资建立。

  此外,声明中也表示,希望医疗属地化管理的改革尽快推进,将军队医院,特别是科室承包和地方医院一起纳入统一的行业监管平台,规范医疗行为。

  ■ 回访

  魏则西主治医生删微博改头像

  部分患者及家属聚集医院讨说法;武警北京二院称将作出回复

  新 京报讯 昨日,十余名在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接受过生物免疫治疗的患者家属来到医院“讨说法”,部分患者及家属要求医院退还此前治疗费用,院方工作人员则作出承 诺,5月6日会对家属关注问题给予答复。记者同时注意到,被指魏则西主治医生李志亮的微博,也于昨日全部删除并更改头像。

  患者完成治疗不退钱

  昨日中午,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大门口外,多名肿瘤患者家属向周围记者讲述家人治病经历。

  两名保安守在医院门外,挨个询问来人身份,称只有患者和家属才可进入,其余人员禁止进入。有家属称,医院将办公楼一层的医务处设为临时接待处,安排来医院进行索赔的家属休息。

  记者被一名家属带进医务处,屋里多名家属及患者正在商量维权事宜,并建立了维权微信群。患者和家属认为,医院涉及虚假宣传,要求退还此前的治疗款。

  与医务处紧挨着的一处办公室,院方人员挨个与家属谈话。他们表示,已经做完细胞回输的患者将不能获得赔款。对于家属对医生资质及生物诊疗中心是否外包给其他医院等疑问,工作人员称会在5月6日给家属一个回复。

  “赔款都是其次,我们想知道的是,这些输入我们体内的细胞有没有问题,会不会造成病情加重。”在此接受治疗的乳腺癌患者张丽告诉记者,事发后,主治医生及护士全部关机或不接电话。

  部分医生微博被清空

  同 时,记者发现,微博认证为“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生物诊疗中心主任医师”的账号“肿瘤医生李志亮”,从昨日11时许开始删除自己的微博,昨天上午12点 09分,记者打开微博时发现,“肿瘤医生李志亮”的微博有979条,下午1点27分删除至320条,2点40分时已全部删除。

  同时,“肿瘤医生李志亮”此前头像为一张个人穿白大褂照片,目前也已换成一张叮当猫的卡通形象。“肿瘤医生李志亮”的微博粉丝有7808人,据媒体报道,魏则西的父亲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李志亮为魏则西的主治医生。

  与此类似,同样拥有上万粉丝的“肿瘤医生李慧敏”、“肿瘤专家温洪泽”、“肿瘤医生-郭跃生”也删除了全部微博。

  ■ 追访

  网曝柯莱逊23家合作医院仅一家治疗中心可咨询

  昨 日,网络上出现了一份《上海柯莱逊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与全国哪些大医院进行合作清单》,共涉及23家医院,均是与柯莱逊合作设立肿瘤生物治疗中心,其中就包 括此次涉“魏则西事件”的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新京报记者发现,这些中心的网站几乎全部关闭,仅一家还在开展咨询业务

  根据网络曝光的这份 名单,新京报记者依次对23家涉事医院肿瘤生物治疗中心进行了调查,发现这23家中心均设置了独立于医院官网之外的官方网站,其中20家关闭,19家都是 “访问出错”或“无权限访问”等,另外牡丹江医学院红旗医院肿瘤生物治疗中心的主页打开后出现的是“呵呵”两个字。

  湖北省肿瘤医院、海南省海口市人民医院和驻马店市中心医院的肿瘤生物治疗中心官网仍然可以打开,但湖北省肿瘤医院肿瘤生物治疗中心的咨询电话一个关机,一个无人接听。海口市人民医院肿瘤生物治疗技术官方网页上的两个咨询电话均不存在了。

  截 至昨日,仅有驻马店中心医院生物细胞治疗中心还能接受咨询,其在线咨询数据实时监控系统显示,昨日12点56分,有64位患者正在咨询中,5位患者在办理 预约。每日提供的60个网络预约号已经预约了35个。咨询人员表示,免疫治疗是否适合患者需要进行检查并由医生评估,费用需要根据患者确定的治疗方案而 定。

  医院与医疗公司合作“保底收入”数百万?

  昨日,新京报记者获得一份疑为北京某三甲军队医院与“莆田系”公司合作开办“医学整形中心”的合同复印件。

  该合同签署于2009年4月28日,甲乙双方为上述军队医院与北京百德诚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合同涉及双方合作方式、分成比例、财务审计方式等内容。

  合同医院提成逐年上涨

  合同双方约定,军队医院方面需提供诊断室、观察室、手术室、治疗室等场地,还需负责“中心”所需的医疗文书,人员的资质、资格审查和备案,并负责医疗质量的监督。公司方需逐步投入1000万元的医疗设备和营运资金,提供专家资源,负责广告宣传和市场拓展。

  关于医疗收入的核算和分配,合同显示,前三年医院按毛收入的8%提成,保底收入240万元;第4到6年按毛收入的9%提成,保底收入360万元;第7到10年按毛收入的10%提成,保底收入580万元。

  此外合同约定,“医学整形中心”管理委员会由5名成员组成,医院委派3名(含科主任1名),公司委派2名(含会计1名);“中心”设主任、副主任各1名,主任由医院方担任,副主任由公司方担任。双方每月结算一次,院方应于每月15日前向公司方支付上月的应得收益款。

  所涉“中心”未经登记

  在 这份合同的落款处,双方均加盖了公章,并有法人代表签字,其中公司方法定代表人签字为“林金华”。工商信息显示,北京百德诚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于2002年 12月11日成立,注册资本1010万人民币,经营范围为医疗、医疗器械科技开发、转让、咨询等。两名自然人股东分别为林金华(法定代表人)和林天赐。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今年3月4日,该公司因工商部门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取得联系,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向记者提供这份合同复印件的患者梁红(化名),2014年10月曾在“医学整形中心”接受激光美容治疗,花费14000余元,但结账时发现收费票据上所列的“光动力学KTP激光”等四项并没有做过。

  梁 红随后向北京市发改委投诉,北京市发改委书面答复称,“该单位医学整形激光美容中心收费项目与治疗项目不符的情况属实。涉嫌违反《价格法》相关规定,存在 价格违法问题,我委已立案,将依法处理”,发改委同时指出这家增设的医学整形激光美容中心未经卫生行政部门登记,将依法向卫生行政部门进行移交。

  昨日,合同中的军队医院医疗科负责人拒绝接受采访,百德诚公司在工商信息中登记的企业电话也无法打通。

  ■ 释疑

  去年,国务院出台政策,在公共服务领域推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新京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医疗领域“公私合作”已有多种形式,包含“院旁 院”、委托管理、 特许经营等等。但“科室外包”自多年前至今,始终属于政府明确禁止的行为。其政策“界线”是,公立医院不得与其他组织合资合作设立“非独立法人”资格的科 室、病区。

  1 “科室外包”乱象会导致哪些问题?

  有媒体曾调查归纳,公立医院“科室外包”主要集中在整形美容、皮肤科、泌尿科等领域。这些科室的共同特点是利润都比较高,患者也很容易被“忽悠”。同时,这些被承包的科室还经常做各种软、硬广告,对专家和技术进行包装等。

  中欧卫生管理与政策中心主任蔡江南昨天对新京报记者指出,“科室外包”是医疗机构逐利的一个表现。“科室外包是违法违规的,因为医疗市场准入有严格的门槛限定,比如三甲医院,就必须达到三甲医院的门槛。而一些民营医院并没有达到这样的技术水平,就会对病人产生危害。”

  著名医院管理学家王健康也表示,“科室外包”的概念由土地外包延伸而来,但土地的承包是相对粗放,医院的管理却十分精细化。

  “将科室出租外包,意味着医疗产品和医疗质量得不到有效的监管与控制,因此隐藏着巨大的危害性。各级卫计委多次明确指示,禁止科室外包。”他说。

  事实上,一些医疗机构“科室外包”多年以前即被爆出。2004年,原卫生部、监察部、国务院纠风办曾调查河北万岁制药集团涉嫌在78家医疗机构 承包科室问 题,随后原卫生部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各地医疗机构严禁出租承包科室,并根据有关行政、卫生法律法规和《卫生部关于加强卫生行业作风建设的意见》等规定,对 违反规定的医疗机构严肃查处。

  2 “科室外包”和其他合作模式界线在哪?

  去年,国务院出台政策,在公共服务领域推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随后,国办也印发关于促进社会办医相关文件,其中明确,鼓励地方探索公立医疗机构与社会办医疗机构加强业务合作的有效形式和具体途径。

  国家卫生计生委直属卫生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李卫平此前曾撰文称,我国公立医院公私合作至少有11类。目前,政策禁止的公私合作形式主要是“院中院”,指在公立非营利性医疗机构中设立的营利性医疗实体,或指以营利为目的的个人或组织承包医院科室并自负盈亏的经营模式。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这一政策源头可追溯至2000年,在多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城镇医疗机构分类管理的实施意见》中,明确指出,政府举办的非营利性医疗机构不得投资与其他组织合资合作设立非独立法人资格的营利性的“科室”、“病区”、“项目”。

  根据意见,已投资与其他组织合资合作举办营利性的“科室”、“病区”、“项目”的,要求停办,也可经卫生行政和财政等部门批准转为独立法人单位。

  2015年6月11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社会办医加快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出租承包科室等行为依然被明令列入政策禁区。

  3 公立医院同社会资本合作如何监管?

  “魏则西事件”引发的关注和热议,给医疗领域“公私合作”带来哪些警示与启示?蔡江南表示,首先,公立医院和民营资本合作一定要做到信息公开透明。

  同时,政府部门在监管上也面临很大责任。“‘魏则西事件’可以看出政府缺乏医疗领域的跨行业监管,这个漏洞需要引起警惕。”

  王健康也指出,对于社会资本要有精准化的管理与监督,要进一步落实对医院的年审、校验,发挥医管会的作用。“公立医院与社会资本合作的目的在于解决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不能反而增添百姓的就医负担与看病风险。”

  4 医疗领域“公私合作”哪些合法?

  截至目前,各地对于医疗领域“公私合作”已有多种形式的尝试,包含“院旁院”、委托管理、特许经营等等。

  以北京为例,北京市属医院开展的医疗合作形式中,涵盖委托管理、技术合作、医疗联合体、特许经营、医疗集团等多种形式。

  北京市医管局表示,北京市属医院共开展医疗合作项目有144个。在近期公布的医疗合作相关办法中指出,北京市属医院开展“医疗合作”要 坚持公益性原则,以保障公众身体健康为中心,提高医疗服务质量和服务水平。同时,鼓励市属医院优先与非营利性的基本医疗机构,精神、传染、妇儿、中医、康 复与护理类医院,以及津冀地区医疗机构开展合作。

  蔡江南介绍,对于公立医院ppp模式,“患者可以清楚地看到,民营医院会挂出独立的牌子。当然,双方也可以有合作,但前提也是建立一个与原来公立医院品牌不同的机构。”

  蔡江南指出,如果是“科室外包”,患者到公立医院就医时,是属于完全“不知情”的情形。这是二者最主要的区别。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也不代表[本网站]的价值判断。
  • 斯坦福大学教授称:"鼓
  • 儿童心理健康的七大标准
  • 培养孩子数学思维,这位
  • 如何激发孩子写日记?
广告
广告
广告